Lynn

is to love.

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 😋

Ashe's world:

🎄
黑色的12月
却有温暖的雪❄️

来自 赋味团队定制蛋糕系列

桥半舫: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人在绝望时,期望漫天神佛,也期望十殿阎罗,什么都好,只要他们替我替命运厚待你。
后来再后来,我开始信人各有命。
世上最难放过,无非是自己。

【WonderSteve】听见

啊难受😖

安途:

又是我


高虐预警


这对不管是电影还是漫画都是大虐先


以后可能会写甜文


来来来大宝贝们张嘴吃刀


一点点蝙猫(emmm这两对cp两边客串)






火花。光。影。被过滤掉一层的巨大声响。一览无余的夜空。


如果力量的来源是巨大的痛苦,那我宁愿平庸一生。


梦境。令人窒息的耳鸣。飞机在她面前四分五裂,但她听不清任何声音,就像默片一样,命运强迫她作为悲剧的女主角。


半夜三点。戴安娜终于逃脱梦魇的折磨。


 


早上七点,戴安娜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工作。最近真是有够忙的,神奇女侠同意加入,正义联盟正式成立。


那就意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堆成小山要他们三个解决。


而克拉克作为一个和女朋友卿卿我我的超级英雄经常性在晚饭之后不见踪影。


当代人的爱情。几乎已经年过百岁的戴安娜每次看到克拉克那和外表极不符合的表情,只有这样一句感慨。


所以没到傍晚,只有蝙蝠侠和神奇女侠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各做各事。


全息屏上时中东地区的战争视频,一架飞机在空中爆炸,一声响,令人困扰的耳鸣再一次向戴安娜席卷而来。


戴安娜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耳鸣却没有半分减轻,布鲁斯察觉搭档的异样,忙起身扶她坐下,为她倒了杯热水:“你还好吗,戴安娜?”


史蒂夫把她从冰冷的地上扶了起来,抱着她说着什么,她听不见。她眼见着飞机爆炸,绚丽得像是盛世烟火,把她的内心炸成碎屑,她听不见。悲痛、愤怒、报复,她爆发出她所有的力量,士兵一个个倒下,阿瑞斯失败,她听不见。


“什么,你说什么?”戴安娜看着史蒂夫对着她喊了一声什么,她听不见,而史蒂夫转身离开爬上了飞机。


 


“史蒂夫。”戴安娜呢喃一句,慌忙起身,拿过自己的大衣:“我没事,谢谢你,布鲁斯。”


夜风微凉,戴安娜在人群拥挤的街道上跌跌撞撞。


耳鸣,她听不到耳边喧闹的人声噪杂。


疼痛,先是头疼,然后是一点点从心脏向外扩张,侵入百骸的疼痛。


一晃神,眼前有一个人回头看她。


史蒂夫丶特雷弗。她脑海中滑过那个名字。


“史蒂夫。”她忍着疼痛,找寻着那惊鸿一瞥捕捉到的身影。


左拐右拐,她居然走进了一个漆黑的巷子,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


她猛地回头,却看到几个拿着刀的小混混。


不是他。眼里的泪落了下来。戴安娜无力地合上眼。


“呐呐呐,你们这群小东西离这位女士远一点啊,快快快,快滚!”戴安娜正准备睁开眼出手时,刚刚几个小混混已经满地打滚了,眼前多了一个穿得像一只黑猫一样的女人。


小混混们很快识相的跑得一干二净了,女人转过头来细细打量戴安娜,惊喜道:“嘿,美人儿,我想我认识你!”女人摘下头套,戴安娜也觉得眼前人似曾相识。


“布鲁斯向我说过你,神奇女侠戴安娜。”女人向她伸出手来:“猫女赛琳娜。”


戴安娜了然地笑了,说到布鲁斯她就记起来眼前的人是谁了,伸出手来和赛琳娜握了握。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赛琳娜隐入一边的黑暗中,换了一件普通衣服,问道。


“我......”戴安娜迟疑:“一个人出来走走。”


“那么,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赛琳娜挑眉,也不追问,提议道。


“好啊!”戴安娜答应干脆。


街边的小酒馆。安静舒适的舞曲。舞池里有几对男女在慢慢移动舞步。这里几乎舒适得让人忘记了时间。


戴安娜抱着一杯黑啤酒,望着舞池出神,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酒杯。


赛琳娜已经灌下了三杯酒了,看着戴安娜的酒杯丝毫没有浅多少,笑了笑。


“史蒂夫。”戴安娜轻声道。


当年也是这种小酒馆,两杯黑啤酒,他笑着伸出手:“跳舞吗?”


“谁是史蒂夫?”赛琳娜漫不经心地问道。


戴安娜愣了愣,猛地灌了自己大半杯酒,笑了笑,把当年的事简要的说了一遍。


“嘿嘿嘿,宝贝儿,悠着点。”赛琳娜没想到最后是她扶着戴安娜走出酒馆的,看了看周围赛琳娜只能把戴安娜带回自己的小公寓。


 


“不,不!”飞机爆炸,火花四溅,把云朵染得通红,钢筋摩擦着皮肤,越绞越紧,疼痛。


戴安娜一辈子都没有那么痛过。


宿醉后的头疼。戴安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公寓里,没看见赛琳娜,这看见她留下了一个字条。


“嘿,戴安娜,早餐在桌上,我很快回来。”


戴安娜草草吃过早饭,收拾妥当,离开了赛琳娜的公寓。


戴安娜漫无目的地逛着,没有人联系她说明正义联盟一切运转稳当,她难得有一天想偷偷懒。


而世界却不给她放这个假。


上膛声。戴安娜还没来得及反应,子弹在街巷中呼啸而过。被扰动的人群开始惊慌,此起彼伏的尖叫,鲜血,一梭又一梭的子弹。


戴安娜没多想什么,循着枪声找到了罪魁祸首。


制服罪犯,不是什么难事,来人是恐怖组织的小喽罗,并不是什么变种怪物或者超级杀手。警察很快处理了羁押等等琐事,戴安娜披上外套悄然离开。


人群涌动。她无意一瞥,再次看到那个‘史蒂夫’,和那双湖蓝色的眼眸。


戴安娜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她第一个遇见的人类不是史蒂夫呢,如果她第一个遇见的人类只是人流中最最不起眼的甲乙丙丁呢,又如果她第一个遇见的人类是像克拉克、布鲁斯那样的‘热心义警’呢?她还会不会这么爱这个世界。


也许就不会了。


戴安娜丶普林斯几乎是痛恨史蒂夫的,如果不是他,她不会这么迷恋人类的味道,不会沉浸在这个世界里,不会为了守护这个千疮百孔、罪恶横生的地方放弃自己安宁的天堂岛。


只因为这个世界有过他存在,她才千方百计地去了解和守护。


戴安娜穿过人群,带着一大堆的“借过”“不好意思”,追上那个身影。


那么熟悉。阳光照在高楼的玻璃上反射出的光芒耀眼四射,像是众神下界。戴安娜伸手挡了挡晃眼的光。


那个匆匆忙忙的身影,就像是史蒂夫把手表塞在她手里后离开的身影。


决绝,释然,义无反顾。


戴安娜终于快要追上了。耳鸣。突如其来的耳鸣。


戴安娜咬了咬牙,在转角时搭上了那个背影的肩膀。


“小姐?”那人诧异地回头。


那不是他。戴安娜吐了口气。耳鸣随之消失。


她太傻了,那当然不会是他,她在妄想什么?那只是一个长得和他有些相似的、有着同样湖蓝色眼眸的英国小伙。


 


克拉克和露易丝结婚了,露易丝怀孕了。布鲁斯和赛琳娜也结婚了,赛琳娜让她来做海伦娜的教母。


多少年过去了,戴安娜算了算,几乎快要一百年了。


她依旧孓然一身,带着那块已经不会动的腕表。


 


“小姐?你还好吗?”英国小伙看着失神的戴安娜关切问道。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戴安娜笑了笑,放下手。


英国小伙转身时听到一句不可思议的话,像是对某些逝去的回答,他愣了愣,权当自己听错了,匆匆离开。


“不不不,必须我去做。我去拯救今天,你来拯救世界。”


“真希望还有时间,戴安娜。”


“我爱你。”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那个时候喊着的是什么呢,戴安娜看着眼前和他如出一辙的湖蓝眼眸微微一笑,在那人转身时候,轻声说了一句:


“我也爱你。”



求婚记

噢太甜了😍

香干肉丝打酱油:

“看这个。”


戴安娜从把手机递到她男朋友面前,后者正勤恳地充当着她的靠垫。史蒂夫从电视里的橄榄球比赛收回注意力,看到一条简单的短信。


“克拉克和露易丝要结婚了,露易丝请我给她当伴娘。”戴安娜的语气里难掩惊喜。


这么快。


史蒂夫顺手把戴安娜搂过去,“我还以为新娘都不愿意找比她们自己更漂亮的伴娘。”


“只有你觉得,”女孩一边盯着手机回复短信一边简单反驳了他的偏见,“克拉克可不会这么想。”


这应该会是戴安娜头一次参加人类的婚礼。“那是什么样的?婚礼。”她问。


“在一个教堂里或者一片草地上,新娘的父亲把新娘送到新郎身边,然后他们在牧师面前宣誓,交换戒指。我跟你说过,记得吗?”


“记得,你说他们并不是总会相爱一生一世。不过幸好露易丝不是要嫁给一个人类。”


“……这不是重点。”


戴安娜靠在他的肩膀上,漆黑发丝略有些湿,散发幽幽清香。如果他想要,一低头就可以吻到她淡粉色的薄唇。然后女孩会笑起来,不自知地加深这个吻,他就可以把她抱到卧室去。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就睡在一起了,第二天戴安娜见了他的朋友们,第三天并肩战斗,第四天她就成了他的女朋友。他们从认识到同居只用了一个星期,那时候他每天早上醒来看到熟睡的戴安娜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所以现在说这样的话是合适的,非常合适。


“戴安娜。”


“怎么了?”她正抓着自己的发梢玩。


“你有没有想过和我结婚?”


“结婚?”女孩皱了皱眉,耿直地回答道,“没有。”


1
“我觉得你最好别想着把戒指藏在冰激凌里,这个主意蠢透了。”


“为什么?她不会卡住的,我会提醒她。”


“不,我担心她一口咬碎你攒了很久的钱才买回来的钻石。”克拉克诚恳地解释道。


史蒂夫无限疲倦地用手撑住额头,“可是这是我能想到的最不俗气并且低调的办法了。”


“你为什么要害怕俗气?”克拉克觉得他简直小题大做,“戴安娜又不知道一般的求婚是什么样的。”


“我以为你有关于怎么求婚的经验。”


“呃……事实上我没有,我也想了好久,但是后来露易丝以为我死了,是她自己戴上的戒指,”超人先生不无遗憾地回忆道,“所以我们才拖到现在。”


“你原来是怎么考虑的?带露易丝飞到个什么很浪漫的没人的地方,然后单膝跪下递上戒指?”


“是的,去北极,我的孤独堡垒。”


史蒂夫懒得吐槽这是个多么没有创意的点子。


“我有时候觉得根本不了解她。戴安娜是个半神,我只是普通人,也许她喜欢我只是因为我是她见到的第一个男人。”史蒂夫苦恼地撑着头,“如果当初落在天堂岛的是别人呢?如果戴安娜了解了人类社会以后发现我们不合适……?”


克拉克很想把白眼翻到天上去,“那现在也许并不是一个求婚的好时机,你应该考虑清楚一点。”


“太仓促了吗?”飞行员先生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可能因为我攒够买戒指的钱要容易一点。”


小记者沉默了几秒钟,喝掉了杯子里所有的啤酒。


“男孩们,我们回来了。”戴安娜和露易丝一人手里提着一堆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克拉克率先冲过去接过了露易丝手里的东西,所以露易丝把戴安娜的那一半也塞给了他。


戴安娜坐到史蒂夫身边给了他一个礼节性质的吻,“在谈什么?我还以为你们会很无聊。”


“没什么,橄榄球比赛之类的,”史蒂夫并不擅长撒谎——只在面对戴安娜的时候,“确实很无聊。”


但是戴安娜沉浸在新衣服新鞋子里,没在意他的异样。


2
史蒂夫咨询的第二个人是善良而富有智慧的秘书坎迪小姐。


“你们要结婚了?你和戴安娜?”艾塔欣慰地看着不靠谱的雇主,他终于还是遇到了一个好女孩。但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很快要变成一家人的保姆了?


“我只是在策划怎么求婚,”史蒂夫的黑眼圈可以表明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很多天了,“戴安娜不是普通的女孩,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打动她。”


“求婚就是那么几样东西。舞会,烛光晚餐,红酒,戒指,甜言蜜语。”艾塔无谓地摊摊手,“城里情侣主题的餐厅都要提前订位子。”


“戴安娜会喜欢这些吗?”


艾塔脑补了一下英勇善战的亚马逊女孩,把她套进礼服裙里安安静静地吃一顿高级西餐可能……确实不太容易感动她。


“你应该从她的爱好下手,戴安娜最喜欢什么?”


“冰激凌?”史蒂夫皱着眉头想了想,“或者战斗。”


“……你可以把戒指藏在冰激凌里面,试试看。”


3
露易丝算做是和戴安娜关系很好的女性朋友,来自她的建议应该比较靠谱点。


“别那么紧张,”女记者在电话另一边回答,“最重要的是你得鼓起勇气说出来,我猜戴安娜不需要你开直升机出场。”


“可如果连个像样的形式都没有是不是太草率了?”


没有经历过像样的求婚仪式的普利策小姐沉默了几秒钟。


“戴安娜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比如她想去什么地方或者喜欢什么之类的?你们不是一直在商量婚礼的事情?”


“没有,我猜她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个概念,她对蛋糕的兴趣最大……”女记者好像换了个地方,背景杂音里出现了电视和男人的声音,“他还没想好?”“没有。”


“听着,人类社会对戴安娜吸引力最大的东西不是冰激凌,是你。而你最大的优势,是戴安娜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求婚的。


背景杂音里的克拉克笑出了声。


“所以你只要放手去做就好了。反正就算搞砸了戴安娜也在状况外,你只需要让她明白你的心意。”


虽然好像哪里不对,但是她说的有道理。


“好吧,”史蒂夫好像确实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谢谢你,露易丝。”


4
最近戴安娜觉得所有人都怪怪的。


史蒂夫背着她不知道在做些什么,问起来只是闪烁其词,艾塔比平常还要热情,克拉克一看到她就忍不住笑,露易丝提起婚礼的事情总对她说“就当积累经验了”,布鲁斯还一本正经地说正义联盟不能同时长期缺席两个人……这是怎么了?


或许用真言套索把史蒂夫绑起来问个清楚不是什么好主意。


“早上好,戴安娜。”


红色的身影窜过她身边。巴里穿上制服就停不下来,连打个招呼都要围着她转上好几圈。


“早上好。”她冲巴里微笑。


“恭喜你戴安娜,新婚快乐。”


“什么?”


“你男朋友不是要向你求婚吗?”


戴安娜怔住了。


“噢,不。”巴里也停了下来。

“你在说什么?不,不是我……克拉克才是要结婚的那一个,”戴安娜结结巴巴地解释着,她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是在试图说服巴里还是她自己,“你从哪听到的?你一定是听错了!”


“我来的太早了吗?我来的太早了!”闪电侠夸张地喊着同时准备脚底抹油蒙混过关,“找到露易丝!她是关键!你对他的看法是对的!我来的太早了……”


“背旧台词没用,回来!……”


哪还有红色的影子。


5
非常简单的任务。一栋安插了火力还暗藏了定时炸弹的大楼,几名人质被困在里面。正义联盟比政府部门行动更快,戴安娜一个人就足够消灭层出不穷的各种奇形怪状的机器人了。她循着楼梯一层一层找上去,金属碎片在脚下堆成小山一样高,人质的哭声就在顶层最后一扇门后面,也许炸弹也在那里。


撑住点,神奇女侠来救你们了。


戴安娜一脚踹开了门,看到了一个在循环播放哭喊声的录音机。


它的背后是一整面砖墙,用一堆字母形状的气球拼了一句话:


“Marry Me , Diana”。


……


这真的是个圈套。戴安娜只觉得心里一凉。


“嗨。”


戴安娜猛然转过身,“史蒂夫?!”


她的军官男朋友正站在她面前。他把手背在身后,握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和一个丝绒盒子。


这就说得通了,这个以权谋私的家伙利用军方的资源策划了这些,为了把她引到这个地方,为了……求婚。对吧?


“我们见面的第一天我就对你说过,戴安娜。结婚,就是两个人走到牧师面前,宣誓他们会相爱一生一世,无论贫穷或者富有。”


史蒂夫握住她的手单膝跪下,他看到戴安娜漂亮的棕色眼睛里盈盈的水光剧烈地波动起来。


“可是你也说过,并不是总是这样的。”她终于艰难地开口,“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6
“然后你就逃走了是什么意思?”露易丝难以置信地望着抱着抱枕坐在他们家沙发上惊魂未定一脸沉痛的戴安娜。


“我就跳出窗户跑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想也知道,明天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一定是神奇女侠在大街上奔跑的英姿。失去了一个大新闻的普利策小姐忍着同样沉痛的心情尽量耐心平静地提问道:“我能替可怜的史蒂夫问一下你逃跑的理由吗?”


“是他说结婚的两个人并不一定会相爱一生一世的。”


“……你这么在意这句话吗?”


“我不能在神面前撒谎。”戴安娜把脸颊埋在臂弯里,声音闷闷的。


“你可以用真言套索套索绑住史蒂夫,或者你自己,在宣誓的时候。”


“……你说的不是真心话,你在开玩笑。”


“我很高兴你听懂了,”露易丝靠近一些摸摸她的头发以示安慰,“所以你害怕他将来会变心?我以为你们感情很好。”


“我们完全不一样。我和史蒂夫在不同的环境里长大,有时候理解对方的想法都要花些时间,又都非常固执……我甚至觉得自己完全不了解他,他是个人类男性!”戴安娜痛苦地撑住额头。


露易丝试图理解她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吗?”


“连他有26个前女友的事情都是艾塔告诉我的!”


“……”这样啊。


“赫拉在上,我几天前才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就摆出那么大的阵仗?我不想拒绝他,任何事情!”


你上次拒绝他差点让他变成夜空中最亮的星,女记者默默地腹诽道。


“你确定你不是因为紧张?你们两个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原来这些问题怎么都不是问题?”


“我……总之,我还没有准备好。”


“那你应该告诉他,和他说清楚你的想法,你这样不管不顾地跑掉他会以为你想跟他分手……你想和他分手?”


戴安娜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第27个。你觉得他将来会记得你吗?”


傍晚时分天色渐渐黯淡下来,倾盆的骤雨席卷了整个城市。“是的,戴安娜在我家,你别着急,露易丝在劝她……你要过来接她?”


克拉克还没来得及向客厅里的女孩们传话就收获了一个突如其来的抱枕,“噢,戴安娜说她不想见你。”


“戴安娜走了。”露易丝关紧窗户,从客厅里向克拉克喊话。


“那她砸我干嘛?”


“她就是随手一扔,你也知道神奇女侠的力气有多大。”


7
一个求婚失败的人最理想的生存空间是一间烟雾缭绕喧嚣拥挤的酒吧。


“你不能再喝下去了,今天不是星期五。”萨米从史蒂夫手里抢过不知道第几个酒瓶子,后者显然在神智不清的边缘。


“你让他喝吧,醉了就没事了。”查理自己也不是很清醒,“他带钱了吗?”


被雨淋得湿透的戴安娜出现在酒吧里。她径直走过来,一路上黏满了男男女女的惊异或暧昧的目光。她抓起醉成一滩液体的史蒂夫的衣领,对朋友们说声抱歉,就把他拖走了。


萨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看,我说喝醉就没事了吧?”不甚清醒的查理向他举杯。


8
史蒂夫是被早上十点温暖的阳光唤醒的。戴安娜不在他身边,餐桌上有食物的香气。


戴安娜。


他猛然坐起来,又被宿醉带来的头痛折磨得一阵眩晕。


他在自己的家里,很好。那么戴安娜呢?他完全搞砸了,却还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戴安娜走了吗?她会离开他吗?


“你醒了?”故事中的女主角从另一个屋子转过来,手里拿着他的杯子,“喝掉这个。”


他不假思索一饮而尽,完全没有想过被毒害的可能。


“是什么?”


“蜂蜜,我知道你会头疼。”


“谢谢。……戴安娜你不生气了?我知道我搞砸了如果你不想结婚我们可以忘掉它重新开始什么时候你准备好了再说如果你一直不想结婚也没关系……”他握住她的手语无伦次地为自己辩解,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别离开我。”


“你没有搞砸,我很感动,我只是……紧张,”戴安娜把手覆在他的手上,“我打算反悔了。”


她看到她男朋友的湛蓝的眼睛突然就亮了起来。


“我也爱你,我之前说过这句话吗?”


然后她收获了热烈的拥抱和亲吻。神奇女侠原来一直觉得她可以忍受被剥夺呼吸。
但是当灼热的亲吻渐渐演变成别的什么的时候理智及时阻止了她,“我给你请了短假,下午你必须去上班了。”


“管它呢,”史蒂夫并不打算放开她,“你现在必须专心点。”


9
准备了很久的婚礼。


“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新郎不住地整理着自己的领带,“我看起来怎么样?”


伴郎应该是打算安抚他,“你看着很像个要结婚的人。有什么可紧张的,要不来杯香槟?”


“酒精对我没用。”


“那抽根烟冷静一下?”伴郎拿出了打火机和烟盒。


史蒂夫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现在不能抽烟,一会儿他要吻新娘的,布鲁斯,况且尼古丁对他估计也没用。”他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试试深呼吸。吸气,呼气,……别用超级呼吸!”


已经太晚了,草坪上结了一小块冰。


“克拉克,”戴安娜踩着裸色细高跟鞋跑过来,她的裙子也是粉色的,“露易丝让你把眼镜摘掉。”


“会有人认出我来的。”克拉克为难地推了推眼镜。


“在场的有任何人不知道你的秘密身份吗?”韦恩先生冷冷地发问。


“他,至少他不知道。”众人顺着克拉克的目光看到了站在新娘身边一脸肃色的莱恩将军。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的女婿就是他最痛恨的超人,只怕会当场掏出手枪来。


布鲁斯同情地拍了拍克拉克的肩膀,戴安娜笑着跑回新娘那边传话了。


史蒂夫几步追了上去,“戴安娜,”他握住她的手腕,“我说过你今天很漂亮吗?”


……  ……


星球日报的主编佩里先生抓着克拉克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要是有了孩子你就当全职爸爸吧,我不能忍受失去我最好的记者。”戴安娜发誓她看到布鲁斯笑了,他真的笑了。穿着婚纱行动不便的露易丝依旧精准地把捧花扔给了自己的伴娘,但是直到最后戴安娜也没有搞清楚“接到捧花”和“会很快结婚”之间为什么会有因果关系。


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下一个就轮到她了。




🙈🙈

山今西小姐:

#五十度灰/五十度黑 Part2.

咳,今天写一点小剧情帮助入戏好了。

P1.仿五十度黑海报,反正你不能指望我用一个美图秀秀app把他们p在一起。

P2.拼的是关于戴安娜·狩猎者·普林斯物色老公,不对,猎物,并成功给他打上专属印记的故事。当然,你理解成签婚前协议我也没有一点异议。

P3.大概,能看得出来的。

P4.两位总裁一起参加活动,公主不满于史蒂夫和其他女性有亲密接触然后离席,史蒂夫当然要追了,公主用眼神示意:来追我,追上了,就和你XXX.然后史蒂夫追回家以后突然攻气爆棚压倒公主,此处省略十万字,于是到了美好的第二天。

TBC.
禁二传。